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說 儒道:我是三界聖人! 蓮花的君君-第87章 十方無若天方瓊玉日落斬展示

儒道:我是三界聖人!
小說推薦儒道:我是三界聖人!儒道:我是三界圣人!
七十二变神通无限,所谓就在那个变字,在徐君生七十二变的催动下,解析空间之道的本源,同化而出浅略的道。
“给我破!”徐君生脸色涨红但还是施展出了空间之道。
空间之刃瞬间迸发而出,将那尊恐怖存在所施展的锁定破开一角,然后徐君生瞬间从那缺口逃窜而去。
“哦?有意思,能够模仿本源的道法,是天罡三十六变还是地煞七十二变呢。”
那团黑雾幻化出身躯凛凛的黑衣男子,脸上有道狰狞的刀痕。
那黑衣男子挥手间便捏碎了属于徐君生的道之化身,因为太弱了。
徐君生心有所感甚至头都不回加快了速度,道之化身撑不过一息,超越化神境的存在!
“走什么?留下来让本座好好研究一番。”黑衣男子浑身法力暴涨,这一刻天昏地暗。
这方古战场的天地似乎都随着男子出手而发生变化,一方遮天蔽日的巨掌笼罩而出。
目标赫然是徐君生一行人!
“该死!”徐君生寒澈的双眸中闪过几丝不甘,小爷的修仙路这么不平整?别人都是欺负平级,扮猪吃老虎你直接给小爷来跨越不知道几个大境界的?
此刻徐君生咬牙,施展出了空间之道将唐若冰与上官云送到了百凤塔第九百九十九层。
说真的面对一位不知道何等修为的大神,徐君生自己都没什么把握能跑出去,更别说带着唐若冰两人了,空间虫洞出来的刹那,唐若冰跟上官云直接被徐君生送了进去,然后转头凝聚出了法术利刃,试图阻挡一下黑衣男子的巨掌。
可那法术利刃碰到巨掌就犹如虫蚁触碰巨象般,丝毫无法影响。
就当虫洞关闭的刹那,一柄长剑灵器飞出,阻止住了片刻空间虫洞的关闭,只见唐若冰与上官云从虫洞中急速飞出。
“姓徐的,这一战我上官云绝对不退!”
“你别想着赶老娘走!”
上官云瞳孔中闪烁的烈火,粘稠的火焰升起,火焰道体全开!
“嗯,我师尊被夺舍的事还没有结果,我不能走!”
唐若冰将那柄灵器巅峰的寒心剑握于手中,七杀道体全面催动!
就在刚才徐君生将她们两人扔进空间虫洞的刹那,唐若冰的水眸中凝聚着寒意,“上官云,你先走!将消息带给学院。”
唐若冰催动起了刚认主被她称为寒心的灵级巅峰武器,虽然这虫洞威力不是她能阻止关闭的,但是以寒心剑之前材料特殊性,是能阻拦接近三息!
而三息足够了!
“唐若冰什么意思,你要让我上官云当孬种?”上官云脾气火爆,眉眼瞬间犹如被火焰点燃。
“不是让你当孬种,是学院需要情报。”唐若冰摇着头,催动起了法力直接往虫洞入口飞去。
上官云银牙紧咬,紧跟唐若冰其后。“等等我!”
这才有了刚才这一幕。
末世超级系统
…..
徐君生的眉头不禁有些复杂,说实话他徐君生要是被这尊大神给拿下了,唐若冰跟上官云是绝对跑不了的,毕竟还有个往上赶着的小女孩。
“好吧!既来之,则安之!”
徐君生的瞳孔闪过疯狂,催动起了须弥龙象经。
“听我说,万般解脱苦,唯有佛心坚!”
“降三世印!”
只见徐君生双手交错,小指相扣,拇指、中指相接,恐怖的气息就这般在天地荡漾开来!
恐怖的佛陀瞬间降临,遮天蔽日的金色大手与那黑衣男子的巨掌发生了碰撞。
“毫无佛性,却有佛的本领。”黑衣男子兴趣越来越浓郁,邪魅的双眸越来越明亮。
或许此人可以当我的夺舍容器,金丹能催动道之化身,却还有这佛的本领。
那就让本座看看你到底还有什么样的压箱底,不过他旁边那两名女子的道体倒也不错。
“风起!”
柯學驗屍官
黑衣男子轻轻划过苍穹,大风骤起!
七杀道体,七杀绝!
唐若冰将七杀道体催动到了极致,漫天杀意笼罩了足足数十里,但依旧阻挡不住那风!那风居然恐怖到,能够切割道法!
黑衣男子不禁冷笑了起来,筑基九重妄想阻挡本座的道法?一根手指就能摁死的蝼蚁,不过这女子未来倒是能仗着此道体前途光明,那便赐给奴儿吧。
“奴儿!”黑衣男子冷喝一声。
之前被他轰出百丈远的林虞芸,身上数条黑色的印记浮起,那是刻在经脉深处的封印,那些东西将林虞芸生生给拖拽了过来。
“奴儿在。”林虞芸狂热的跪到地上。
“去活捉那两名女子,记住是活捉!”
“去吧!”
黑衣男子轻轻摆手,恐怖的威压瞬间将林虞芸给弹了出去,将这方空间彻底切割,化作了两方战场。
黑衣男子双手合拍,瞬间无尽漆黑的大手突然从地面上钻出,将唐若冰与上官云拽到了另一个维度空间。
唐若冰能看见徐君生与那黑衣男子,可就是始终走不出那方被囚禁的空间。
“小子,你注意了这人是合体期,洞虚境之上的存在。”心海中传来傲胜惶恐的声音,为何在这东海下游能出现大乘期残魂,残魂都有合体,那生前又得是何等修为?
“合体境的本领便是凝固空间,置换、转移,分解!”
洞虚之上的存在,为何会出现在这里?但此刻明显不是徐君生所能想象的,恐怕徐君生在他的面前真的就是如同一只蝼蚁。
“倒有些本领,本座要出三成功力了!”
“这一招你该怎么挡?”
“风雨雷电四召之令!”
此刻这方空间彻底被无尽的黑暗笼罩,而黑衣男子张嘴吐出了风雨雷电,滚滚雷霆如同水花般澎湃,恐怖的轰鸣声就此传来,仿若这世间如同末日般。
连天地都能改变的道法,不禁让徐君生面色有些难看了起来,出师未捷身先死?小爷要被这么个鸟玩意残魂给打爆了?不愧是合体期强者啊,这道法都已经蕴含到骨子里去,张嘴便是雷霆。
看来合体境强者腹中已有五行,最纯粹的能量状态都能这般强悍。
我有一个世外桃源 浮梦三贱客
神通,七十二变!
七十二变本就是菩提祖师传给孙悟空用来躲三灾用的,别说面前别瘪犊子是合体,就算是真的三灾来了,小爷靠着七十二变也能躲!
“哦?佛道同修?有意思,太有意思了!你激起来本座的战意了!”
“若你与本座同境界,说不定就连本座都不是你的对手。”
“但是可惜了,你在尚未成长起来的时候碰到了本座,所以只有活下来的才叫天才!”
“至于你,乖乖将一切贡献给本座吧!”
眼见徐君生靠着七十二变同化四种道法,使得那道法无了目标,也就无法精准的轰击。
黑衣男子见状脸上瞬间涌现出了狰狞之色,如果此子不能夺舍。
那就必须斩杀在这里!
绝对不能允许让如此天才成长起来,否则将会对我族日后造成极大的威胁。
只见黑衣男子双眸中戏谑消失,疯狂的杀意瞬间暴涨,身影居然消失在了原地,这让化作雨滴的徐君生不禁有些心颤了起来,这绝对不是挪移。
反而向从这片空间,分解然后瞬间出现了另一片空间!
就像是……
物质的分解转换为空间粒子,将自己的身躯化解,然后在别的地方重组!
这就是合体境?所以的一切随心所欲?
“彭!”
徐君生的双眸瞬间瞪大,直接被轰出了七十二变的法术状态,血液疯狂的从嘴中喷出。
怎么会?
未等徐君生反应过来,黑衣男子的下一击便来了。
“轰!”
徐君生只觉得重重的拳头从头颅上传来,瞬间将其砸进了大地之中,徐君生感觉浑身的骨头好似都碎裂了一般。
“好坚硬的身躯,不过你能抗住几拳?”
“只要本座不施展道法,封锁这方空间,一直维持这风雨雷电道法,你能往哪跑?你能变成什么?”
“你的佛法呢?你的道法呢?你的底蕴呢?”
砰!
大地之中似乎有推力涌动,似乎有金铁铸造的拳头将徐君生轰到了天空之上。
恐怖的撞击声,使得徐君生身上有着清脆骨裂的声音传来,就连那风雨雷电的道法都比不上这恐怖的拳头。
“如果就这些,你可以去死了!”
只见黑衣男子终于出现在了徐君生的面前,狠狠的攥住了徐君生的脖颈,两人四目相对。
徐君生从黑衣男子的血眸中看到了黑暗的堕落。
“不服?”
黑衣男子紧紧盯着徐君生的双眸,左手握掌成拳狠狠的轰向了徐君生的肚子,瞬间将其穿透。
暗金色的血液流淌在黑衣男子的手臂上。
来做些羞羞的事吧
“这血是?真龙?”
“这血的味道真是令人回忆无穷啊,不禁让本座想起了千年前,生吞纯种龙族的时候。”
只见黑衣男子的瞳孔中闪过兴奋,将那只手臂掏出放到了脸颊上,不禁陶醉了起来。
“佛道双修,龙血加持!”
“你这身躯倒也算个宝贝了。”
“将这身躯留给本座吧,本座出去后定当好好的享用你带来的那两名女子。”
“神魂碎裂吧!”
只见黑衣男子,掌心中一团黑火暴涨而起,显然是想要将徐君生的神魂炼化。
小爷想保留个寿命容易吗?好不容易有了十年的期限,如今就要消耗掉了?
月泠泠 小说
小爷真的是不甘啊!
你怎么不去死啊?
徐君生的身躯开始疯狂的膨胀起来,那满头苍白的头发开始变成深邃的紫色,诡异的声音咔吧咔吧的响起。
徐君生的瞳孔中梅花倒映。
当黑衣男子看到那梅花的刹那,来自灵魂深处的颤抖疯狂的升起。
这是?不可能,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这里?
这不是万魔玄冥道体?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啊!!!
只见徐君生的衣衫瞬间化作堙灰,仿佛魑魅魍魉在身体上游走,九龙咆哮!
而九龙之后赫然是深邃黑暗的棺材,棺材上似乎有一圣人手持经书,但那瞳孔却恍若杀人!
普度众生?杀穿众生!
而棺材中的浓眉红脸大汉双眸瞬间睁开,掌心中的青龙偃月刀发出滔天的光芒,似乎就连那黑白无常都成了点缀!
而胸口上的无头之人,似乎感觉到了徐君生肚子上的空洞,似乎就这般发怒了起来。
腥臭无比的味道涌现而出,那被染红的血紫色头发无风自起,数不尽的红点飞出!
十万息!能在这个状态下维持一天半,而一天半之后!
徐君生将直接踏入神衰境!看着已有退意的黑衣男子,瞳孔中燃烧起了实质性的怒火,拳破虚空,肉身飞升!
“直视我,崽种!”
此刻徐君生浑身的伤口瞬间愈合,万魔玄冥道体恐怖力量传来,瞬间将那黑衣男子的手臂震碎成黑雾。
“猖狂啊?怎么不猖狂了?”
“合体境?”
此刻徐君生宛若杀神,漫天红点疯狂吸收着这方天地的残魂,是啊!这方古战场是遗留着残魂的,虽然经过这千年来被黑衣男子与小女孩没少吞噬,但是他们也知道要留下一些残魂的本源好好呵护,待到残魂重新成长!
然后无休止的当作食物,可谁能想到如今却成了徐君生的助力。
“万魔玄冥道体!!”
见到那数不尽的红点吸纳残魂,黑衣男子灵魂深处终于被勾起了回忆,那是本族五皇山无涯之体!
徐君生微微歪头,瞳孔中一丝血液流淌而出,黑衣男子惊恐的发现,徐君生竟然将自己的手穿破胸膛,从其中拽出了一把来自深渊的血刃。
“绝狱?绝狱!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你是山无涯大帝?你是山无涯大帝!”
其名,绝狱!
“投影,这是投影?”黑衣男子瞳孔中闪过惊骇与恐惧,昔日那山无涯大帝疯狂的一幕幕接踵而来,若非他身为小姐的护卫,恐怕他都不能跟五皇之一的山无涯大帝说上几句话,甚至也不会见到五皇交手!
自然也不会见到这所谓的绝狱!
千年前那场大战所有人都见到了山无涯大帝的陨落,就连那绝狱都被人族数不尽的圣人镇压到那深渊之中。
“十方无若,天方琼玉日落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