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 《蟬動》-第六百一十九節斯圖加特展示

蟬動
小說推薦蟬動蝉动
五日后。
斯特加特市。
这座符腾堡州首府刚刚建成的火车站里没有锣鼓喧天,也没有鞭炮齐鸣,只有戒备森严的警戒人员和符腾堡州各行业的头面人物。
毛瑟公司以及德意志武器和弹药公司的高层更是倾巢出动,迎接载着中国访问团的火车,结果访问团人员刚刚下车就响起了枪声。
黃金 小說
负责安保的符腾堡州警察以及临时调动过来的国防军部队反应迅速,在火车站附近的森林里抓获了数十名全副武装的犹大裔枪手。
据有良心的正义人士透露,这些枪手为犹大财团罗伊家族所豢养,一时间舆论哗然,周边各国纷纷保持关注,友邦惊诧了属于是。
实在是犹大人千百年来掌握了太多惹人眼红的巨大财富,要是再拥有独立的武装力量,这对任何一个独立国家都不是什么好消息。
在一片纷乱中,枪击案的受害者们住进了斯图加特最大的酒店中,尤其是左重和毛毅可住的是豪华套房,光是厕所就有十几平米。
而且所有费用由符腾堡州政府提供,更准确的说是由那些有志于民国市场的商人们提供,对方以此向访问团表达最为真诚的歉意。
确实很真“诚”。
沉重的沉。
左重抖了抖酒店提供的票据露出了满意的微笑,转头看了看胳膊打着石膏的古琦、满身纱布的邬春阳、沈东新和某个大光头说道。
“谁说西方人不懂人情世态,你看看这不是很懂嘛,这手借花献佛玩的不比咱们差,
手笔也大的很哪,一万美元,这个歉意足够了。
我这人向来是有功必赏、有过必罚,此次你们将枪手引到森林里立下大功,除了该有的奖金,这个单子报销后交给骆马你来处理。
具体的就按照功劳大小、伤势轻重、军衔职别分润下去,军衔高的少分点,有不愿意的让他来找我,弟兄们的情谊比钞票更重要。”
“是,我明白了。”
化名骆马的古琦胳膊上吊着吊带,不方便敬礼便起身回道,一万美元差不多有两万多大洋,十几个人分每个人至少能分一千多块。
“恩。”
左重将票据扔给对方,再次看看众人忽然有点想笑,特工总部的投胎率有点高啊,供应了这么多的化名,只可惜姓徐的不在里面。
不讲理的放学后
夏之旋律
在手下们奇怪的眼神中,他开口问道:“老骆你先坐下吧,之前的电文里你没有说清楚,你们怎么知道匡特家族想要对付罗伊家族。
德国军事情报局也就是阿勃韦尔对这件事很关心,因为这跟他们的一项秘密任务有关,目前我们是合作伙伴,有些事情可以透露。”
古琦龇牙咧嘴的坐下,小声的解释起来:“得到这个消息完全是个意外,我们当时在埋伏罗伊家族的枪手,想打对方一个措手不及。
谁知道从其它地方又冒出来一批人,二话不说对着所有人就开枪,我的胳膊就是在那场战斗中受的伤,事后我们抓到了两个活口。
其中一人属于后来的一方,刑讯得知此人在德军中服过役,战败后德军裁军,他在战友的推荐下进入匡特家族,专门干一些湿活。
对方透露他们之所以想把双方都干掉,是得到了匡特家族高级人员示意,要在近期铲除隶属罗伊家族的武装力量,并且时间很紧。
CITRON
我和春阳、东新仔细分析了一下情况,觉得这两个家族可能要火并,通过侧面打探我们发现双方在纺织行业里积怨已久,所以.”
喔,原来是这样。
左重听明白了,资本家养枪手是很正常的事,欧洲还好点,最起码给政府留些面子,美国洛黑子镇压矿工时可是连机枪战车都有。
不过这些跟他们没关系,等到穆赫移交了武器样品,自己一行人就该回国了,就算符腾堡州打成一锅粥,也只是多了份谈资而已。
他躺在柔软的沙发上抽了口手中的雪茄,跟众人比划了一个注意监听的手势,口子轻声道:“这事就这样吧,我会跟德国人解释。
对了,德国人说运输图纸的火车可能被日本情报人员给劫了,有没有什么新消息,比如抓到涉案人员之类的,想办法去打听打听。”
“听说,还没有抓到人。”
额头上裹着纱布的邬春阳汇报道:“日本人动作很迅速,警察和德国军方将北部山区的交通要道全部封锁,但没发现任何可疑人员。
对方一定早就准备好了撤退路线,那么大面积的山区,又都是方便隐藏的森林地带,另外我怀疑他们没有离开,而是就近隐藏了。
德国人不可能长期封锁一个地区,与其东躲XZ被追击,不如等封锁解除再走,到时穿过边境去法国登船,回日本只是时间问题。”
屋里的人闻言点点头,就像是九甲圩事件里跑掉的那些地下党份子,后来警方从发现的隐藏地痕迹判断,事后对方蛰伏了一个月。
为的就是等待国府搜查人员离开,顺便让伤员养伤,结果怎么样呢,数万军警连人家的一根汗毛都没有抓到,油水倒是捞了不少。
邬春阳的话不光提醒了特务处众人,酒店某个偏僻房间里,穆赫和手下听完翻译的转述后互相看了看,这种可能他们还真没想过。
以正常的思维逻辑,任何人犯下那样的重罪,第一件事就是逃离现场,逃得越远越好,可经中国人这么一说,躲起来好像也可行。
穆赫琢磨了一会,跟自己的手下询问道:“那个在火车上被扣押又逃跑的日本人,最后一次出现在什么地方,是不是在往山区逃窜。”
“是的,上校,火车停靠山下的站点时,由于情况混乱,对方跳出厕所车窗跑进了森林,四天前有人看到东部山区有疑似人员出现。”
手下大概介绍了一下目前的情况,接着又补充道:“帝国与法国和瑞士的边境在西方和南方,所以大家认为他在故意扰乱侦察视线。”
穆赫揉揉脑袋,看来国防军和阿勃韦尔真要好好训练一下基本的反间谍手段了,那个该死的日本人要是被抓到,就能宣布结案了。
那么对方在东部山区的反常行迹,会不会是跟同伙汇合呢,搜查的士兵说此人没有携带任何武器和食物,身上只穿了一件薄西装。
除非他确定在山里能获得补给与支援,否则这样进山那是在找死,初春的森林里可以充饥植物和动物很少,光喝泉水可活不下去。
穆赫眼睛慢慢亮了起来,拿起电话给对面下起了命令:“我是阿勃韦尔的穆赫,分出一半人去东部山区,让边境方面不要放松警惕。”
他最终决定双管齐下,不放过任何一个机会,一定要抓到日本人的活口,有了证据帝国才好跟日本政府打外交官司或者索要好处。
之前跟中国人说死掉的都是好小伙只是施压,其实他很清楚情报战争难免有伤亡,他生气的是那晚在酒店外的战斗没有任何收获。
不但枪手死光了,遗留的物品里也没找到可以证明袭击的是日本官方主使的证据,对方肯定不会承认此事,说不定还会反咬一口。
可惜,两个强国之间必须保持克制,要是日本跟民国一样的孱弱,他早就带人冲进大使馆将所有人抓起来审讯,根本用不着证据。
缓缓挂断电话,穆赫站在原地暗自祈祷,希望劫车凶手真的在山区隐藏吧,那样在完成任务的同时,也能为帝国获得额外的利益。
他想得是很好,可事情往往不会顺着人们所期望的反向发展,邬春阳的一句无心之言,就把德国人拐进了坑里,降低了搜索力度。
三天后的中午时分。
一队东亚人用木棍和绳子挑着众多木箱在德法边境的森林之中行进,沉重重量让所有人的肩膀红肿,每走一步都会钻心的疼痛。
“到哪了?”
“首领,翻过五公里外的山丘就到了预定接头地点。”
“好,注意警戒。”
Rioko凉凉子-牛头人第二弹
几天前劫车的女人问完队伍所在的位置,从腰间拿起水壶喝了一小口,越往德国西部走气温就越高,人员必须随时随地补充水分。
她回头看看疲惫的手下,走到路边举着右手:“建立防线,所有人休息十分钟,检查货物情况,去两个人到接头地点附近探探情况。”
“哈依。”
听到命令,立刻有人拿起箱子上的武器占领高点巡视环境,还有人小跑着冲向接头地点,剩下的人靠在箱子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女人则走到被车厢中德军打伤重伤员身边,认真检查了一遍伤势,确定对方的伤口没有发生恶化或者发炎,悬着的心稍稍放下。
他们的卡车在崎岖的山路上开了两天就散了架,只能带着货物以及伤员步行,幸好请医生和抢劫药品的行动顺利,不然就麻烦了。
十分钟后队伍再次出发,用了两个小时艰难地到达了山丘顶部一隐蔽处,女人趴在地上掏出望远镜,波光粼粼的多瑙河就在眼前。
而在遥远的东部山区,一处山崖边突然伸出一只黑漆漆的手扒住石头,接着是另一只手,最后一个蓬头垢面的男人用力爬了上来。
此人躺在原地休息了许久, 然后猛的翻身跪在地上,高抬双手脸冲着天大声呐喊道:“我终于上来了,谁也别想抓到我,谁也不能!”
喊完,他连滚带爬的扑腾到一株植物旁,疯狂的将上面的黑色浆果全塞进嘴里,一边吃,还一边用日语说着吆西,显然是饿极了。
这珠植物,
在欧洲被叫做龙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