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言情小說 《四合院之好好活着》-第二百九十九章 消息

四合院之好好活着
小說推薦四合院之好好活着四合院之好好活着
第二天早上,把孩子送到托儿所后,往总院那边走的路上。
“我刚才跟王科长说了,你回头跟娄晓娥说,让她领着孩子,过去直接找后勤科的王科长。”
“王科长那边同意了?”
“嗯,不过下不为例, 他也不好收太多外边的人。这次人家给面子。”
“行,知道我男人面子大。”丁秋楠笑呵呵的恭维着他。
“切!”他没搭理自己媳妇儿。
来到医院,李楚没想到,林三寿竟然站在办公室门口等他。
“师叔,您是有什么事儿吗?”
“先进办公室再说。”
李楚看着林三寿严肃的神色,心里忽然有点不详的预感,急忙打开办公室的门,请他进去。
林三寿走进办公室,反手就把门关上了。
“小楚,协和的老梁是不是你以前的主任?”
“老梁?”李楚愣了一下:“哦,您说的是梁主任吧,对啊,之前是我们主任,后来从医院退休了,专心在医学院那边带学生。师叔,梁主任怎么了?”
林三寿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条递了过来。
“这是老梁现在的住址,他被弄去扫厕所了,如果你想的话去看看他。”
接过那张纸条, 李楚扫了一眼。
他记得梁主任之前是住在医院的家属院里,这上边的地址已经不知道换到哪儿了。
四九城的胡同太多, 他都记不住名字, 回头找找看吧。
送走了林三寿, 李楚又拿着那张纸条看了看。
很明显的这是被赶到大杂院里住了,肯定是学校那边的原因。
本来好好的心情, 被这个消息弄得沉重无比。
也没什么心思继续写书,坐那儿寻思了一会儿, 跑过去跟林三寿打了个招呼,就骑着自行车出去了。
他准备现在就去找找看,不见到梁主任,他的心,安不下来。
梁主任以前对他可是很不错的。
骑着车子,在城东这边的胡同里窜过来窜过去的,问了好几个人才算是找着了地方。
记下地方以后,李楚并没有急着过去,现在是白天,梁主任肯定不可能在家。
林师叔说现在梁主任被弄去扫厕所了,那应该距离住的地方不会太远,他就推着车子在这附近转悠起来。
功夫不负有心人,远远的他就看见梁主任了。
这才多久没见,梁主任的头发已经白完了。
林师叔刚才说的也不对,他现在不止是要打扫厕所的卫生,还要负责把厕所掏干净,把那些东西运送出去。
李楚看见他的时候,应该是刚把这個厕所掏干净, 正推着粪车走呢。
前边拉粪车的是个年轻点的男人, 如果没认错的话应该是他大儿子。
还有一个也在推车的年轻男人, 好像是他二儿子。
没见他家老三老四,和两个已经嫁出去的女儿。
人外BL
李楚没有直接走上去,而是推着自行车远远的跟着,想看看他们准备把粪车推到哪里去。
好像旁边还有负责监督他们干活的人。
离得近百米远,李楚都能闻到一股子刺鼻的臭味,更何况他们三个推车的人了,也不知道是怎么坚持下来的。
跟着走了一会儿,李楚注意到,那两个跟着监督的人走开了,他才骑上车子追上去。
“梁叔”没等走到跟前,李楚就叫了一声。
说句实话,他实在是靠不过去,那味有点太冲了。
正在推粪车的梁主任,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愣了一下,他以为自己听错了,转头看了一眼。
刚扭头就看到了离他还有十来米远,坐在自行车上,穿着军装单腿撑地的李楚。
猛的一下他都没敢认,又仔细的看了一眼,才确定自己没有看错。
那一瞬间,梁主任真想低下头就走,如今他这个样子,真的不好意思面对以前的熟人。
尤其这个熟人还是他以前科室的属下。
另一边正在推车子的老二,看到父亲停了下来,急忙叫道:“哥,停一下,爸,你怎么了,是不是哪儿不舒服?”
他以为父亲是不是身体不对劲,毕竟年龄大了。
前边正在拉车的老大,听到弟弟的叫声就缓缓的停了下来,兄弟俩小心翼翼的把粪车停好。
这才都注意到后边的李楚。
梁主任的三个儿子都认识李楚,虽然不是很熟悉,但见了面总归是能认识。
只是他俩没想到,以前跟父亲同一个医院的人,怎么现在穿上了军装。
见他们停下来了,李楚从车子上下来,推着车子走了过来。
没有多说什么,只是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叠粮票和各种副食票,还有十几块钱,也顾不得梁主任身上脏,一股脑的塞进他的口袋里。
“梁叔,没有别的意思,你先收下,算我借你的,记着让伱儿子回头还我。”
吃吃吃吃吃吃 小說
说完李楚也不等他们说什么,骑上自行车就走了。
从头到尾这父子三人一句话都没说,不是他们不想说,而是不知道该说什么。
直到李楚离开了,这才反应过来,老二往前追了几步,大声喊道:“楚哥,谢谢你,你放心,我一定会还的。”
李楚头也没回,只是举起一只胳膊挥了挥手。
他之所以急着走,一个是不想再让老领导难堪,另一个就是不想耽误他们的时间。
他们送这一车粪肯定都是有时间限制的。
梁主任呆呆的看着远去的背影,忍不住老泪纵横。
自打他们家出事以来,知道的人不少,可真的过来看他的,李楚是第一个,估计也是唯一一个。
两个儿子走到他的身边,有些担心的搀住他的胳膊。
梁主任摆了摆手:“我没事,放心吧。”
说着从口袋里掏出,李楚刚给他塞进来的东西。
十八块七毛三分钱,一百一十斤粮票,五斤油票,二斤肉票,还有一斤糖票。
看着手中的这些钱和票,梁主任的眼泪又掉了下来,这已经不是简简单单的钱和票了,这是救命的东西。
两个儿子也红了眼眶。
梁主任伸手擦了一下眼泪,抬起头看着两个儿子:“今天这事儿谁也不能说,回去以后连你妈都不能说,听到没有?”
“知道了爸,放心吧。”
“唉”梁主任叹了口气,又看了一眼李楚走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