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蓋世人王 愛下-第四百五十五章 輪迴之人?分享

蓋世人王
小說推薦蓋世人王盖世人王
这片神秘的雷罚世界景象变了,古老的岁月之门显化,由金色磨盘命轮释放出的潜质,笼罩了钧天的身形。
他气势大变,如同踏破了光阴长河,跻身在岁月流光中,逆转轮回震动万域的绝代战仙,充满了极致恐怖的气流。
牵扯到岁月与光阴的神通何其恐怖?
这是似乎是主命运孕育出的至尊神术,深邃而浩大,显照在天地间,立身在当中如同把握了光阴长河,获得了永恒的寿元,不朽不灭!
“啊!”
钧天却在低吼,面目表情格外痛苦,岁月在腐蚀他的肉身,顷刻间变老了,白发苍苍,血肉枯竭,迈入了晚年,将要逝去。
“不!”钧天红着眼睛低吼,他的生命都枯竭了,这等感觉太痛苦了,岁月剥夺了他的一切,要葬送。
但在下一刻,岁月之门朦胧出恐怖波动,逆转了岁月时空,刹那间站在了鼎盛时代,恢复了少年身,英姿勃发,披散的黑色长发晶莹,散发无尽的英气。
但是钧天看似鼎盛,其实在承受巨大的折磨,这更像是一种轮回。
他修道路才多少年,岁月之门却不断影响他的身躯,时而变老,时而年轻,这对道心的影响太过残酷,浑身布满了岁月沧桑。
“这到底是什么,真的是命轮孕育出的神通吗?”
钧天痛苦挣扎,即便是他的命轮被封印,如何理解刻录着这等领域的神通?岂不是刚出生就可以无敌天下?
这太不真实了!
命轮藏着难以理解的隐情,困扰钧天很多年,更牵扯到他的身世之谜,不由得去联想以前抗拒的答案。
“我真的是轮回的人马?”
他呢喃着,在无尽的痛苦与轮回撵转中,意识渐渐昏沉了,恍然间,他看到了恶龙盘卧在金色命轮上,正在用阴冷的眼神注视着自己。
只不过现在的恶龙在发抖,发出阵阵压抑的低吼声,通体蠕动着黑暗符号,像是亿万恶鬼在哭嚎。
显而易见,这是源自于紫色裂痕的牵引,激发出钧天的一切潜质,从而导致恶龙封印不稳,要被牵引而出。
钧天在痛苦中看到了希望,封印要断开了吗?
然而很快发现,封印与命轮竟然融为了一体,岁月之门在对抗恶龙,宛若两重至高的法则粘附在命轮上,在相互碾压!
故此,紫色裂口的潜能牵引,从而导致主命轮空间震动,钧天感受到了大毁灭,肉身都要崩坏掉。
“混账!”
钧天咬牙切齿,虽然无法激发主命轮,但这终究是他的生命泉眼,恶龙与岁月抗争中促使命轮要炸开。
“噼里啪啦!”
钧天无力抗争,从未体会过这等弱小,全身布满裂口,像是被囚在炼狱中饱受折磨的罪犯,若非神秘清气环绕残躯,他已经死掉。
这算什么?
钧天心里愤恨大吼,他已经在疯狂成长,不断变强,现在都塑造出了肉身圣胎,难道还逃不出被恶龙摆布的命运!
最终,他瘫在地上,破裂的肉身,损坏的元神,生命火光渐渐熄灭。
“轰!”
诛颜赋 花自青
暗淡的万道兵察觉到他的状态,主动化作了战衣,覆盖在钧天的身躯上,希望能带给他活下去的希望。
“嗡……”它在哀鸣,如果诞生了自我意志。
钧天的状态很糟糕,万道兵改变不了什么,意志开始模糊,昏沉,等待思维彻底陷入黑暗中,压抑到极点的威胁突然间散去了!
紫色裂痕停住了潜质牵引,主命轮空间渐渐走向了沉寂了!
“我要死了……”
钧天摇摇晃晃爬起来,他伤得太重了,但始终有意志支撑着他,必须要回归,坠入悟道圣池才有活下来的希望。
“我不能死,我要查清楚一切,弄清楚一切!”
钧天猛地低吼,忍着无尽的撕裂痛苦,艰难的爬起来,刚要逃离,便是感受到一重浩瀚的能量光雨,充满了天地初生波动……
钧天仰起头,望着紫色裂痕蒸腾出的大道光雨,他像是饥饿了无数年的野兽,张开裂开的嘴巴,大口吞咽,疯狂吸收养分。
“轰!”
紫色裂口挥洒出的光雨愈发磅礴了,这片世界的面貌都发生了改变,瑞霞升腾,地涌甘泉,圣洁的犹如仙界时空。
钧天情不自禁展开双臂,仰着头,沐浴能量光雨,残躯像是枯黄的草木绽放生命光泽,伤口很快愈合。
这种能量物质太恐怖,再生功效极强,短暂时间钧天的状态恢复,身躯黄金炽盛,根根发丝漆黑如墨,圣胎神圣灿烂。
无论是元神,肉身,圣胎,兵器,都得到最强的滋润!
钧天浑噩的道心渐渐从影响着走出,紧握着拳头,疯狂沐浴能量光雨,接引到圣胎内,储藏神能。
很快,圣胎散发出天地初开的气象,犹如混沌破壳的小世界,滋生出花草小树,吟唱着生命起源经,交织着三十三重天!
从这里可以看出,修出三十三重天对于圣胎的帮助有多大,绝非单一的大道在维系这片圣胎世界。
三十三重天以万道推演而成,风雨雷电,五行大道,黑暗光明,四季更迭等等异象都在里面去呈现,去演化出真实的景象!
“轰!”
钧天胸膛呼吸间,天地随之共振,夺取能量的速度更快了,以大世界为能量池,去滋补自身的圣胎。
他无时无刻都在变强,境界一重接着一重飙升……
万道兵晶莹灿烂,聚纳的底蕴更强盛了,沉浮在圣胎中沐浴雷劫液,吞吐大道光芒,犹如化作大日照亮这方乾坤。
钧天的元神更为炽盛,全面补全之后,魂力汹涌,已经在冲关道藏领域,要演化出元神法则!
五百丈方圆的圣胎世界,滋生出草木,悬崖峭壁,碧光流淌,灵气氤氲,霞光道道,万物初生,鸣动道音。
忽然间,经文道法绽放,诵经音鸣动,大金阳经升腾演化出一颗太阳星,高悬在高空,自主呼吸餐霞食气。
又突然间,云汐传授给他完整的大周天星辰经在吟唱,投射出道道星辉,气冲斗牛,化作一颗颗亮晶晶的小星斗,悬挂在高空,交相辉映。
从这里能看出圣胎世界太非凡了,起源经亦是在诵读,沦为圣胎的基石,哺育万灵,孕育大道果实,承载经文秩序,茁壮成长。
“嗡……”神通光雨在挥洒,模糊的神通小人盘坐在核心区,缠绕神秘清辉,聚纳圣胎能量,已经呈现出黑洞般的形态,这究竟是什么秘术?
“咻!”
瓦块飘来,沉浮在圣胎中,坐落在最核心区,似乎是这里的老大哥,将原本在这里孕育的神通小人给挤兑走了!
破瓦长出的银色星辰花,九片叶子闪烁神霞,承载一颗颗金色星辰,围绕着银色花蕾运行,神秘与非凡。
“轰!”
圣胎世界爆发一声巨响,如同开天辟地般,雷音滚滚,大道宝光铺天盖地,一下子扩张成了千丈方圆!
这预示着,钧天的境界飙升到两重天。
当然了,新出的天地破败与荒凉,但很快在能量光雨的滋补中,万物初始,草木破土,生之气弥漫,欣欣向荣。
不得不说这等雷劫液的惊人程度,紫色裂缝还在流淌能量光雨,贯穿钧天的肉壳,全面滋养这方世界。
“轰隆隆!”
灵胎境三重天!
灵胎境四重天!
灵胎境五重天!
突破速度太猛烈了!
“在疯狂一些吧!”
钧天岂能满足,他心潮澎湃,圣胎已经扩张到了两千五百丈,沉淀的能量物质愈发的庞大,灵光如潮,哺育众生。
原本他想要继续提升,一鼓作气暴涨到九重天领域,接着强势到贯通天境,采摘大道神能,为塑造道府做准备。
道府自然是洞天之主了,茫茫圣胎化作大道府邸,元神如同道尊盘坐内,披星戴月,无所不能!
冥冥中,钧天感受到了什么,急速扩张的圣胎,突然间不稳,有着要塌裂的趋势。
“不好!”
钧天脸色惊变,连忙运行经文稳住圣胎。
内心更为不解,入道圆满破极境,至尊路都开启了,不应该因为突破过猛而导致境界不稳啊!
道藏之下皆是悟道,以钧天的万道路从灵胎到通天境,都不应该面临什么阻碍。
事出反常必有妖。
钧天连忙在圣胎中,开辟出一个池子,将接引而来的能量光雨聚纳在里面,很快瑞霞一条条,香气芬芳,沁人心脾。
它犹如能量仙池,聚纳的物质太非凡,凡人泡在里面都能活上数千岁。
等待能量池快要填满,天地间恢复了平静,紫色裂口在缓缓愈合……
“结束了。”
钧天平复了心情,站了起来,“雷劫液出世的情况,与上一次不同,看来是因为境界与雷罚强度的原因,真够神秘的……”
想到这里,他情绪低沉,主命轮的问题越来越复杂了。
“难道我曾经很强大,但因为遇到了危险命轮被封印了。”
“或许说,有人在我的命轮上刻录神通,去对抗恶龙祸端?”
有些问题不得不要去面对,深思中脊背发寒,无论哪一种推测都牵扯到不可测的敌人。
“我到底是谁……”
钧天紧握着拳头,站在这片渐渐模糊的世界中失神。
曾经有很多人逼问他,神一样的少年是谁,顶层狠人是谁,云凡是谁,但从没有人问过,雪原镇的钧天又是谁。
“我真的叫做夏钧天吗?小妹真的叫做夏云汐吗?”
钧天有些沧桑了,刚才的经历太复杂,封印与命轮融为一体,难道要斩掉主命轮,才解决问题?
等待雷海全面散去,镇元老仙暴躁的话语传来:“小子刚才你去什么地方了,神秘物质遮蔽了我的探查,给本大仙说,是不是背着我偷摸去见祖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