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言情小說 大明流匪 txt-第兩千零一十五章分享

大明流匪
小說推薦大明流匪大明流匪
不知从什么地方开始,袁崇焕通奴的流言已经传遍了明军驻守的辽东各处。
虽然很多将领极力阻止流言的传播,可军中上下还是传的到处都是,原本并不相信这种传言的人,慢慢开始信以为真。
不是人们愿意相信,而是流传说的有鼻子有眼,一切跟真的一样, 很难让人不怀疑其中的真假。
哗啦!
袁崇焕当着祖大寿的面,掀翻了面前的桌案。
老师、这个月可以吗
“抚台息怒,这些都是流言,不足为凭。”祖大寿看着袁崇焕铁青的面容,小心的安抚着。
袁崇焕冷冷的瞪了他一眼,道:“此事只有你与本官两个人知晓, 每次收到的信, 本官看完便立刻焚毁,外人又是如何知晓的。”
祖大寿身体一哆嗦。
明白对方这是怀疑消息是从他这里泄露出去的。
随即他喊冤道:“末将冤枉啊!这种事情泄露出去对末将又有什么好处, 末将也是参与者,一旦朝廷知道了,末将同样难以脱身。”
事实上他自己也十分纳闷,他们与贼酋之间的事情明明做的十分隐秘,怎么会传的哪里都有。
听完他解释的袁崇焕脸色稍霁。
确实像祖大寿说的那样,两个人都是绑在一根绳上的蚂蚱,谁也跑不了,祖大寿泄露此事对自己一点好处也没有。
“抚台,您说会不会是黄台吉那边故意泄露出来的。”祖大寿说出了自己心中的猜测。
因为他们这边没有泄露消息,那就只有黄台吉那里有泄露消息的可能了。
袁崇焕眉头一皱,道:“贼酋泄露了此事,对他又有什么好处,就算本官离开了宁远城, 难不成他还能攻下山海关不成!”
只要明军守将在乱来, 他相信奴贼不可能有机会攻下山海关。
而且宁锦一线已经成了将门在辽东最后的一处立足之地, 一旦让奴贼夺走,将门将失去向朝廷伸手要饷的理由。
不到逼不得已, 将门是不可能放弃山海关的。
“会不会是贼酋身边的人泄露的消息?”祖大寿怀疑的说。
听到这话的袁崇焕眉头深皱起来, 道:“要真是贼酋身边出了问题,一旦有人得到了本官送过去的信件,你与本官怕是都会落得一个枭首的下场。”
“要不然末将想办法联络一下那边,看看是不是那边出了问题,若真是他们那边出了问题,咱们也好能够及时补救。”祖大寿询问袁崇焕。
好不容易熬到了总兵,他舍不得就这么丢弃。
投靠奴贼对他来说虽然是条退路,可怎么也比不上留在大明这边享受的待遇。
袁崇焕想了想,点头同意道:“也好,你暗中联络一下那边,看看是不是他们那里泄露的消息,别耽误了,现在就去。”
“是,末将告退。”祖大寿一抱拳,转身准备离去。
袁崇焕在他身后提醒道:“小心一些,不要让人发现,如今你与本官所做的任何事情都在别人监视之中。”
“抚台尽管放心,末将保证不会让人发现的。”祖大寿保证的说。
祖大寿走后, 袁崇焕坐再座位上沉吟了好半天, 最后决定写一封请辞的奏本送去京城, 试探一下朝中的态度。
对于请朝廷动用水师联合奴贼攻打皮岛的事情,他现在连想都不会再去想。
若真的向朝廷提出了这样的请求,外面的传言就真的变成了真的。
就在宁锦传遍了袁崇焕暗中私通奴贼的流言时,奴贼在宁远城内的探子第一时间把这个消息传回到黄台吉的案头上。
收到这个消息的黄台吉自己也是一愣。
他倒不是担心袁崇焕会怎么样,而是因为此事闹开,他想通过袁崇焕的手弄来明军水师去对付皮岛的打算彻底落空。
“范先生,你说明国那边是怎么知道袁崇焕与本汗私下里的往来?”黄台吉问向范文程。
与袁崇焕暗中和谈的事情,他从来没有瞒过范文程。
同时,这也是他和范文程一起商量出来的对策。
范文程若有所思的说道:“应该是哪个地方泄露出了消息,现在就是不知道是大汗这里,还是袁崇焕那里泄露的消息,不过,奴才更换一是他们那里泄露了消息。”
“与本汗猜想的一样。”黄台吉说道,“只可惜再想要借用明军水师怕是没有什么希望了,皮岛的事情也要再等等了。”
神精榜外传龙渊传奇
昭華劫 舒沐梓
范文程说道:“其实大汗完全可以不必通过袁崇焕,直接派使者去见明国皇帝提出和谈,只要明国皇帝同意了和谈,大金一样可以借助明国的手去对付皮岛。”
“去明国的京师与明国皇帝和谈,中间太耽误时间了,就算和谈下来,怕是皮岛周围早就上了冻,已经用不上明国的水师了。”黄台吉不看好与明国的和谈。
对明国他也不是没有了解。
想要与明国和谈并没有那么容易,来来回回几次拉扯下来,所耗费的时间,足够挨到天冷结冰的时候。
范文程见黄台吉不想派使者与明国皇帝直接去和谈,便说道:“大汗若是不想和谈,那就只能等到冬天再动皮岛。”
“看来也只能如此了。”黄台吉轻叹了口气。
至于袁崇焕那边会不会火烧上身,他根本不关心。
不是异世界也没关系只要能转生到这样的环境就够了
袁崇焕在他眼里,只是一个可用的工具,眼下大金在朝鲜国的大军很快就会归来,袁崇焕的用处已经没有那么大了。
超级秒杀系统 小说
距离盛京不远处的一处汉人生活的地方。
一名年轻的汉子来到隔壁的另一户汉人人家中。
“潘大哥,外面有消息传,蓟辽巡抚袁崇焕要投靠大金。”年轻汉子把自己从外面听来的消息告知给眼前的中年人。
两个人都是被奴贼掠来的汉民。
如今在正红旗的一个牛录额真手底下做农奴。
像他们这样的汉民村子还有不少,上面管事的都是各旗的旗人。
中年汉子从笸箩里拿了一块野菜饼子递给年轻人,同时说道:“这种事情不要乱传,万一被旗人管事知道,弄不好是要掉脑袋的。”
“我就是跟潘大哥你才说,在外面我从来不乱说话。”年轻汉子接过野菜饼子,用力咬了一口。